文/李俊慧

  “喜忧参半”。

  对于即将过去的2017年,这个词应该是对共享单车行业最贴切的写照。

  喜的方面,显而易见。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共享单车已经挤满了很多城市的街头,满足了用户可随时骑行的需求。

  忧的方面,令人痛心。原本应是市场竞争下的优胜劣汰,不料由于收取了巨额“押金”,小鸣、小蓝、酷骑等因经营不善而倒闭的共享单车,却拉了众多用户“陪葬”。

  而从高质量发展的角度审视共享单车行业,原本应该是技术创新主导行业走向,但最终变成了简单的资本力量对决,可以说,已经跑路或倒闭的共享单车,不一定是输在了产品、技术或体验上,但一定是资本或资金不够充足,无法长时间以“免费骑行”方式运转。

  当然,那些已经跑路或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有假借“共享单车押金”之名,行“集资诈骗”之实,只能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查证了。

  不过,作为新业态或新服务,共享单车未能在技术创新层面掀起“赶超比追”的格局,未能建立相应的技术门槛或壁垒,不能不说是这个行业的遗憾。

  共享单车专利涉诉:摩拜、ofo、永安行均卷入纠纷

  即将过去的2017年,拒不完全统计,在共享单车领域至少发生了14件专利侵权纠纷,其中,永安行涉诉5件,摩拜单车涉诉5件,小蓝单车涉诉2件,ofo单车涉诉1件,酷骑单车涉诉1件。

  可以看到,卷入专利诉讼的概率或大少的因素,不仅与共享单车的市场占有率有关,也与相关企业的融资上市密切相关。

  其中,永安行(全称“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是典型的在筹备上市期间,相继卷入相关诉讼。

  2017年3月23日,永安行再次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2017年4月14日,证监会核准了永安行的首发申请,眼瞅IPO在即,永安行因涉嫌专利侵权被诉至法院,2017年5月6日,永安行发布公告称“因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

  而当时将永安行诉至法院的正是“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持有人顾泰来。

  2017年4月18日,顾泰来以侵害其发明专利权为由将永安行先后诉至苏州、南京等法院。

  共享单车涉诉专利:三案与解锁相关,两案与系统相关

  截至目前,已公开的与共享单车相关的专利纠纷,至少有五件相关专利,分别为“一种电动车控制系统及其操作方法”、“互联网门禁系统”、“互联网门禁临时用户授权装置和方法”、“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和“非机动车停/取/租/还车管理系统及其控制与识别方法”。

  其中,三件涉及解锁相关技术,两件涉及系统管理。

  “一种电动车控制系统及其操作方法”发明专利,由胡涛于2013年6月29日提交申请,于2016年5月4日获得授权。

  “非机动车停/取/租/还车管理系统及其控制与识别方法”发明专利,由谢瑞初于2007年11月29日提交申请,2012年3月28日获得授权。

  互联网门禁临时用户授权装置和方法发明专利,由深圳市呤云技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2日提交申请,于2016年7月6日获得授权。

  “互联网门禁系统”发明专利,由深圳市呤云技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2日,授权时间为2016年4月20日。

  共享单车诉讼结果:两件专利被判无效,两案单车企业胜诉

  2016年10月12日,就江苏宏溥科技有限公司诉永安行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经过审理作出一审判决,驳回江苏宏溥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2017年6月20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8月16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胡涛诉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拜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其中,涉案专利为“一种电动车控制系统及其操作方法”的发明专利。

  不过,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摩拜单车锁控制系统没有落入原告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不构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害,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2017年12月25日、26日,就摩拜单车对深圳市呤云技科技有限公司两件互联网门禁相关专利提交的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宣告专利全部无效”的审查决定。

  至此,共享单车领域的专利大战,共计有两件涉案专利已被宣告无效,摩拜、永安行各自在一起被诉专利侵权案件中胜诉。

  2018年的共享单车竞争,能多些技术含量,少些非理性“自杀式”烧钱竞争吗?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长期关注互联网、知识产权及电子商务等相关政策、法律及监管问题。)

给文章打分

共享单车2017:没在技术竞争倒,却死在钱烧没了

2(67%) 1(34%)

相关文章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